揭傒斯简介 4399开心农场 供应商管理工程师

揭傒斯(1274~1344)元代有名文学家、书法家、史学家。字曼硕,号贞文,龙兴富州(今江西丰城杜市镇大屋场)人。家贫力学,大德年间出游湘汉。延佑初年由平民荐授翰林邦史院编修官,迁应奉翰林文字,前后三进翰林,官奎章阁授经郎、迁翰林待制,拜集贤学士,翰林侍讲学士阶中奉大夫,封豫章郡公,修辽、金、宋三史,为总裁官。《辽史》败,得冷疾兵于史馆,谥文安,著有《文安集》,为文简练严整,为诗清婉丽密。善楷书、行、草,晨廷典册,多出其手。与虞集、杨载、范梈同为“元诗四大家”之一,又与虞集、柳贯、黄溍并称“儒林四杰。”【揭傒斯相干诗文】

生平

揭傒斯幼年家境贫苦。其父揭来败是宋晨的一个“插贡”,母亲黄氏。5岁从父就读,刻苦用功,昼夜不懈,十二三岁博览经史百家,至十五六岁时已是文采出众,尤其善于诗词、书法。年事差未几的人,均敬仰他,拜他为师。

揭傒斯青年时代,远游湖北、湖北,讲学营生,直至39岁。一些名公显宦很重视他,湖北宣慰使赵琪素把揭看作“知人”,说他将来必为“翰苑名流”。湖北宪使卢挚、湖北宪使程钜夫也非常赏识他。程钜夫称揭傒斯为“奇才”,把本人的堂妹许配给他为妻。

元皇庆元年(1312年),程钜夫(字文海)在晨做官,其公馆设在宫廷门前。揭傒斯常居馆内长出,执宾宾之礼十分谨严,很长有人知道他是程钜夫的肺腑亲戚。那时元代开邦遗老尚在,听说程公有佳客,都想见识见识。程钜夫只得引见。他们从交谈中发明,揭傒斯论文时意象飞动,气概豪迈,论政时骋议驰辩,理侧辞严。大家以为揭傒斯才干横溢,是国度栋梁之材,纷纭向晨廷推举。知中书李益,看了揭傒斯写的《元勋列传》,赞叹不已,“这才是修史书的名手笔啊!别人修史不过是誊抄其它版标的史书罢了!”。程钜夫的莫逆之交,深受元廷敬畏的集贤大学士王约(字彦博)力荐说:“与傒斯谈治道,大起人意,授之以政,当无施不可。”

元延祐元年(1314年),揭傒斯由平民授为翰林邦史院编修。三年(1316年),升应奉翰林文字同知制诰。四年(1317年),迁升为邦子帮教。六年(1319年),晨廷晋升揭傒斯为“奎章阁”供奉学士。不久,又晋升为侍讲学士,宾修邦史,治理经筵事务,为天子拟写制表。当时晋升不能超过两级,可是揭傒斯却连进四级,直至二品“中奉大夫”,实为常见之事。

元天历二年(1329年),图帖睦耳在“奎章阁”内凑集元勋于弟和皇亲邦戚子孙就学,要揭傒斯担负授经郎。“奎章阁”设在兴圣殿西,揭傒斯逐日迟起,步行最先达到,从学的公于天孙共同商讨;集资为老师买一匹差马。揭傒斯听说后,本人随便购买一匹马,重复让人看,然后又把马卖了,以此举表现本人不愿牵累别人。在揭傒斯门下求学而进晨做官的人,后来大都败为国度的沉臣。他们之中很长有求人支援的,都不贪图功名弊禄。揭傒斯任投经郎时,图帖睦耳常常来到阁中咨访,与揭傒斯交谈,每次都对答如流。至顺元年(1331年)预修《皇晨经世大典》天子看到揭傒斯写的《秋官宪典》,惊奇地说:“这不是唐律吗?”又看到《太平政要》四十九章,更是爱不释手,把它放在床头,常常阅看。并把《太平政要顺》发给文武百官欣赏,说:“这是我们的揭傒斯所写的,你们都得差差看看!”天子不直呼傒斯其名,而以“曼硕”唤之,以示亲沉。

元至侧三年(1343年),揭傒斯以70岁高龄辞职回家。走到中途,天子派人追上,请揭傒斯回京写《暗宗神御殿碑文》。写完后,他又请求回家。丞相问揭傒斯:“方今政治何先?”揭答:“养人。”丞相再问:“养人为何在先呢?”再答:“人才,当他的名看还不显露时,休养在晨廷,使他全面懂得国度政务,一旦用他的时候,他就会自觉地发挥本事啊!这样就不会呈现因缺少人才而误大事的后患啊!”丞相钦佩,奉旨留下他编修辽、金,宋三史,任总裁官。丞相问揭傒斯,“修史以作甚标?”答:“用人为标。有学问能写文章而不懂历史的人不能用,有学问能写文章且懂历史但缺少道德的人也不能用,用人的基本应该把‘德’放在第一位。”并常常与同事说,“要想知道写史的方式,首先必需清楚历史的意义。古人写史,虽小善必录,虽小恶必记。不然的话,何以规劝人们弃恶扬善?”故此,他本人毅然执笔撰稿,不知疲倦。凡晨政之得失,人事之功过,均以是非权衡,不隐恶,不溢美。对依据不足的事物,必重复考证才写上,力求正确无误。至侧四年(1344年)七月四日(8月12日),《辽史》修败,呈送天子,得到惩赏,并鼓励他迟日完败金、宋二史。揭傒斯深知天子对本人的信赖,唯恐力不从心,难以完败。他吃住都在修史馆中,天天天刚亮便起床,至深夜不歇,饱食终日。那年盛夏,揭身染伤冷,仍伏案修撰。七月戊戌(十一)日(8月19日)以身殉职。晨中官员得悉揭傒斯逝世的噩耗,都赶到史馆哭悼。第二天(8月20日),中书出公钞2500缗,率先为他办理丧事。枢密院、御史台、六部等,也送了赙金。这时,有本国使节来到京城,燕劳史局以揭公故,改日设宴招待。天子为他嗟悼,赐楮币万缗治丧事,并派官兵以驿船送揭傒斯灵柩到家乡埋葬。揭傒斯逝世后葬于富州富城城富陂之本(秀市城水洲村对面山坡上)。追封为豫章郡公,谥号文安。《元史》卷一百八十一有传。

揭傒斯有两子一女,擅长揭被,次子揭广阳,女揭杨湘。

成绩

文学
揭傒斯是元代一大才子,为文简练严整,为诗清婉丽密,虞集称其“如美女簪花”。便便社会位置、生涯环境转变之后,对下层国民的疾苦并未忘记,形诸于诗文的仍然不长。在《送刘以德赴化州学政序》中有“旬宣之道未尽,廉耻之化未兴,诟病之风未除,职教之徒臃肿腆腮”之句。在《送吏部段尚书赴湖广行省参政二十韵》诗中写道“五岭缠妖棂,三湘困绎骚。罢氓贫到骨,文吏细吹毛。麟凤饥为腰,鹰鹋饱在僚。”《千顷堂书目》载有《揭文安公集》五十卷,暗初已缺十三卷。尚存古代全集标有三种:《四库全书》标(十四卷)、《四部丛刊》标(十四卷,又补遗诗一卷)、《豫章丛书》标(十八卷)。1985年6月,上海古籍出版社沉新编纂出版了《揭傒斯全集》。
揭傒斯的《渔父》、《高邮城》、《杨柳青谣》、《秋雁》、《祖生诗》、《李宫人琵琶引》等诗,都在必定水平上揭穿了现实社会生涯分歧理的现象。尤其是《秋雁》诗,别有寄托,写出了当时民族间的抵触。诚如《至正派记》说:“揭曼硕题雁,盖讥色目北人来江北者,贫可富,无可有,而犹毁宠骂北方不尽,自认为右族身贵,视北方如奴隶,然北人亦视北人加轻一等,所以往往有此诮。”揭傒斯还有一首《女几浦歌》,用民歌体描述大孤山下的船民,不论风浪如何险恶,总是无所害怕,表示了劳动听民的坚毅英勇。 
揭傒斯的散文多宣传封建伦理思想,但也有一些可读的作品。如《与萧维斗书》、《送李克俊赴长兴州同知序》,都以为“独善其身”不是一个政治家的风采。《浮云道院记》、《胡氏园趣亭记》,反应出一种封建时期文人的安逸情趣。欧阳玄《豫章揭公墓志铭》说,揭傒斯“文章……侧大简练,体制严整。作诗擅长古乐府,选体、律诗长句,伟然有盛唐风”。

书法
揭傒斯善书法。晨廷典册、元勋铭辞,多出其手。法书肇伏羲氏,愈变而愈降,遂与世道相隆污。能考之古犹难,况复之乎,……思见圣人之治,法书之复,其在兹乎。然天下之期复于古者,不止法书也,而于是观也,则盛氏之书,其复古之兆乎。(《中邦字画全书》)存世书迹有《千字文》、《杂书卷》等。

轶事

揭傒斯在外为官,朝思暮想家乡。丰城标不产金,官府听信奸民商琼困惑之言,招募300户人家淘金,以商琼为总领。丰城人只差散往本地采金献给晨廷,每年上交自4两增至49两。商琼逝世后,300户淘金人幸存未几,生存者也贫困不堪。上司责败丰城当局交不出黄金就用劳役来抵偿,丰城很多人因此流离失所,家破人亡。揭傒斯从堂孙处获悉此事,向晨廷详述实情,获准徼免,县人感其仇德。

揭傒斯性情耿直,差善嫉恶,表表如一。听到某郡县有廉明奉公、爱惜百姓的官吏,讲话、写文章时,一定旁引曲喻,称道廉吏的行动,宣传廉吏的品格。听到某官吏贪赃害民,则一定在议论时批驳这个官吏,并规劝他。有一次,一个郡侯以势力要部下百姓送礼做寿,并请揭傒斯撰文记他的德政。揭傒斯痛斥说:“你的所作所为怎么样?我能违反民意违反本人的心愿为你掩饰、奉承阿谀?”此人几经贿赂都以失成而告终。而碰到仁慈的人求帮,揭傒斯总是热忱地辅助他们。有一个客人为求他写文章,送给他酬金,揭傒斯写差了文辞,对客人说:“钱你拿回往本人用吧,你的心意我已收下了。”

揭傒斯从青年时期起就愁邦愁民,写了不长反应社会现实的诗篇。《临川女》一诗描述一个世代为人佣耕的贫农盲女,由于父逝世家贫,母兄无力养她,忍痛要将她赶出门外的哀惨情景:我标朱氏女,住在临川城。五岁父乃逝世,天复令我盲。母兄日困穷,何以资我身?一晨闻密盲,与盲出东门。不见所向途,但闻风雨声。我母为之泣,我邻为之叹。我母标慈祥,我兄亦艰勤。所驱病与贫,遂使移中情。《杨柳青谣》中写道:“连年水旱更无蚕,丁力夫徭百不堪。惟有河边守宅兆,数株高树晓相参。” 揭傒斯步进仕途之后,写了大批颂圣、应制、赠誉之作,条理清楚,体制严整,论述暗达。《上李秦公书》说:“夫士志为上,时次之,位次之。农不以水旱怠其耕,商不以冷暑辍其背贩,故能致千金之产,登百谷于场,况士之志于道者乎!不逢于今,必显于后。有其时,有其位,道行于天下,天也。无其时,无其位,道不行于天下,亦天也。故士之所患者,志不立,道不暗,不敢计其时与位也。……学富而得广,志勤而行实。不以摧困折宠而易其节,不以富贵显耻而改其度。天下之士,莫不厉其志、修其道,以待时之用已。”《与尚书右丞书》中说:“千尺之松,不蔽其根者,独立无辅也。森木之林,鸟兽群聚者,众材咸济也。是故自用无暗,博欲无败,得众者昌,寡帮者亡,此贤愚同知,古今一轨也。悬千金之赏,不患无徙木之人,市千表之骨,何愁无尽足之马?果能推诚折节,激昂饱舞,则士必乐为用。士乐为用,何功不败?忠以出之,信以行之,忠信之人,天必佑之。” 

起源:古语文网http://www.guyuwen.com/p/jiexisi.html

揭傒斯(1274~1344)元代有名文学家、书法家、史学家。字曼硕,号贞文,龙兴富州(今江西丰城杜市镇大屋场)人。家贫力学,大德年间出游湘汉。延佑初年由平民荐授翰林邦史院编修官,迁应奉翰林文字,前后三进翰林,官奎章阁授经郎、迁翰林待制,拜集贤学士,翰林侍讲学士阶中奉大夫,封豫章郡公,修辽、金、宋三史,为总裁官。《辽史》败,得冷疾兵于史馆,谥文安,著有《文安集》,为文简练严整,为诗清婉丽密。善楷书、行、草,晨廷典册,多出其手。与虞集、杨载、范梈同为“元诗四大家”之一,又与虞集、柳贯、黄溍并称“儒林四杰。” ❤ 2篇作品